国民女神西瓜

大家新年快乐!!!!

我的妈妈呀呀,我一定不是最后一个知道的,我鼻子一酸,眼泪就下来了。这支股居然重新开盘了,等了这么久,这真的是有生之年了!啊啊啊啊大家新年快乐!炸成天边一朵绚烂的烟花!!!

是手抖,还是…因为别的……什么呢…
又开始瞎yy,我可真是的啊。

【渣文笔/非糖】求生之路 求生无门 无人生还

*老E×Elissa同人文。
*对话流。
*可能会ooc,第一次写这种,慎入。
*突然的脑洞,只是想讲个故事。

求生之路 求生无门 无人生还 

你也曾是我的诗,如今你是谁的梦。
——题记
Elissa最近歌荒。

周杰伦已经很久没有发新歌了,她打开一篇名为“推荐一些动人心弦的歌”的帖子,按顺序一首一首地搜,听完后,觉得好的便添加到歌单里。

当她点开那首歌时,她就后悔了。

那首歌的名字叫做最佳损友。

全曲没有声嘶力竭,只有娓娓道来的情怀。Elissa听着这首歌,叉掉了网页,歌词使得她想起了一个人。

“朋友我当你一秒朋友 朋友我当你一世朋友。”

“实实在在踏入过我宇宙 即使相处到有个裂口 命运决定了以后再没法聚头 但说过去却那样厚。”

“不知你是我敌友 已没法望透 被推着走 跟着生活流 来年陌生的是昨日最亲的某某。”

她泪点一直就很低,听着听着眼泪就下来了。Elissa望着眼前模糊的屏幕,紧握鼠标点开QQ和陆夫人的对话,敲了个“去”字过去。

是老E的婚礼。老E明天要举行婚礼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我靠,都这么晚了李才来,李不知道李是主持人啊!?”老E把正在和妹子搭讪的乌鸦强行拉到一边,低声说。

“不晚啊,这不,还有很多人没来呢。”乌鸦朝那边的女孩笑了笑,有些不满地抱怨着。

“那李说说,还有谁没来?”

“....是你说的哦,真要我说啊?”乌鸦顿了一秒,很快便恢复了以往插科打诨的状态与老E嬉笑。

“快说,说完去化妆。”

“是.....”话到嘴边,乌鸦还是犹豫了。

“是Elissa还没来。”

“....她要来?”

“嗯,夫人说的,你不知道吗?”

“...知道。”

刚说完Elissa就十分应景地来到了婚礼。

嗯...不过,她这身行头倒是不怎么应景。

毕竟没有人会带着酷炫的墨镜参加一个在阴天举办的室内婚礼。

乌鸦拍了拍老E的肩膀,说:“我先走了,你们慢慢聊。”

老E出乎意料地并没有再和乌鸦多说话,而是上前迎接Elissa。

Elissa看向四周,婚礼不大,布置的也很温馨。请的人不多,女方家属只稀稀拉拉地来了几个人,老E的亲友倒是来了一些,来的也基本上都是Elissa认识的。她突然想起之前和他曾经谈过梦中的婚礼,和这里的一切都很契合,只是,婚礼的主角不是她梦中的那样。

听说新娘很贤惠,很有气质和内涵,长得也很美,笑起来会露出脸上的小酒窝。唯一可惜的是和老E不一样,老E深爱着游戏,可新娘却对游戏一点都不感兴趣。

“好久不见。”

二人几乎是以惊人的默契异口同声说出了这句话。

气氛变得有些尴尬,Elissa先打破了沉默:“新婚快乐。听说求生要出三了,我记得你以前好像说过,出了三就再录求生之路。”

老E愣住了,他当时这么说,只是因为,他非常肯定的认为求生不会出三,没想到现在却......

“李看我是那种会爽约的愣嘛?有时间就打!”

听到这十分熟悉的声线和口音,Elissa脸上不觉带上了微笑。

“李以前总是傻得不行,老是被Smoker从背后拉。”

“我的眼睛又不长在背后,说得就像你从来没有过似的。”

果然两人聊到求生就会不再疏远,变得就像当年一样。直到有人来叫老E,他才匆匆地走了

“免免怎么不见了?!”

“对啊,这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啊!”

Elissa忍不住问了问路过的尿姑娘:“怎么了?”

尿姑娘看见Elissa一怔“伴娘不见了,我们只请了这一个伴娘。”

“哦,这样啊....”

“要不,Elissa你来做一下伴娘?”

“啊?我吗...我.....先等一下吧,看能不能找到免免....”

“找到了吗!?”

“手机关机!”

场内一时有些混乱,不擅长处理这些事情的老E犹如无头苍蝇,四处乱撞。

不知道为什么,Elissa却不是很着急,心里似有似无的还有点小高兴。Elissa使劲摇了摇脑袋,想要把这种念头甩掉。自己是在窃喜什么?明明已经放下,明明她已经放下了,她已经放下了。

这样只会使婚礼延迟,不会使老E不结婚,你在开心些什么?你到底怎么了,你在期待什么,你应该帮助他们,让这一切步入正轨!因为你已经放下了!

“我来替一下免免吧,可以吗?”Elissa小心翼翼地问向老E。

“....李”

“哎好好好,Elissa你终于想通了,不过时间不够,你就不化妆,换个衣服行吧?嗯嗯应该行的,反正你平常都素颜。”尿姑娘兴奋地拍着手,把Elissa拉到服装室门口交给新娘。

淡粉色的裙摆轻轻摇晃。Elissa那干净、脱俗的气质得到最好的诠释。

只是,此刻Elissa顶着了一双有些红肿的眼睛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咳咳....要知道啊,我们的新郎...老...张弛先生,原先可是和我一起组过求生之路战队的啊,组过战队的啊。”

“李爸爸的,这台词不对劲啊...”老E在台下皱了眉头,暗自小声道。

“那么我们的新郎求生之路玩得那么6,他的求婚之路也是不会差的。接下来有请各位来宾观看我们新郎与新娘的求婚之路。”

“总算回到正题上来了....”老E舒了口气,和新娘一起望着大屏幕上他与新娘的点点滴滴。

Elissa听见这个粉丝说过无数次,自己再耳熟不过的词语,又要掉眼泪了。于是望向天花板,为了不哭出来,拼命地眨着眼睛。

婚礼进行得十分顺利,Elissa的心情也逐渐平静下来,事实上,她也从来没想过要做一些出格的举动。

“我愿意。”

“我也愿意。”

礼花撒下,新人拥抱。一切的一切果然都是Elissa梦中的模样。

她抬头麻木地看着空中飘洒的礼花,突然想起了昨天听的另一首歌。

“原谅捧花的我盛装出席却只为献礼 目送洁白纱裙路过我对他说我愿意。”

“原谅捧花的我盛装出席只为错过你 祈祷天灾人祸分给我只给你这香气 我想大言不惭卑微奢求来世再爱你 希望每晚星亮入梦时有人来代替我 吻你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如果有人问她,遇见老E后悔吗?如果再来一次,她还会选择遇见他吗?

她会用那首歌的最后一句歌词来回答。

“总好于那日我没有,没有遇过某某。”

可惜求生之路,求生无门,终是无人生还。

我是13年入坑的,这个tag的话也是会经常进来看看。我本人是一辈子脱不了这个坑了,毕竟他们是我的青春。但是希望他们能各自安好,拥有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这,就足够了。